哥哥干色哥哥哥哥去同仁资源创逾两年新高后 现倒跌近32.77%

發布時間︰

一九六一年五月二十四日 中華民族從古以來不追求自我擴張,從來不把人看做高于一切,在哲學文藝方面的表現都反映出人在自然界中與萬物佔著一個比例較為恰當的地位,而非絕對統治萬物,奴役萬物的主宰。因此我們的苦悶,基本上比西方人為少為小;因為苦悶的強弱原是隨欲望與野心的大小而轉移的。農業社會的人比工業社會的人享受差得多,因此欲望也小得多。況中國古代素來以不滯于物,不為物役為最主要的人生哲學。並非我們沒有守財奴,但比起莫利哀與巴爾扎克筆下的守財奴與野心家來,就小巫見大巫了。中國民族多數是性情中正和平,淡泊,樸實,比西方人容易滿足。另一方面,佛教影響雖然很大,但天堂地獄之說只是佛教中的小乘(淨土宗)的說法,專為知識較低的大眾而設的。真正的佛教教理並不相信真有天堂地獄;而是從理智上求覺悟,求超渡;覺悟是悟人世的虛幻,超渡是超脫痛苦與煩惱。盡管是出世思想,卻不予人以熱烈追求幸福的鼓動,或急于逃避地獄的恐怖;主要是勸導人求智慧。佛教的智慧正好與基督教的信仰成為鮮明的對比。智慧使人自然而然的醒悟,信仰反易使人入于偏執與熱狂之途。我們的民族本來提倡智慧。(中國人的理想是追求智慧而不是追求信仰。我們只看見古人提到澈悟,從未以信仰堅定為人生樂事[這恰恰是西方人心目中的幸福]。你認為亨特爾比巴哈為高,你說前者是智慧的結晶,後者是信仰的結晶︰這個思想根源也反映出我們的民族性。)故知識分子受到佛教影響並無惡果。即使南北朝時代佛教在中國極盛,愚夫愚婦的迷信亦未嘗在吾國文化史上遺留什麼毒素,知識分子亦從未陷于虛無主義。即使有過一個短時期,相反,在兩漢以但在歷史上並無大害。儒家為唯一正統,罷斥百家,思想人于停滯狀態之後,佛教思想的輸入倒是給我們精神上的一種刺激,令人從麻痹中覺醒過來,從狹隘的一家一派的束縛中解放出來。在紀元二三世紀的思想情況之下這是一個可喜的現象。對中國知識分子拘束最大的倒是僵死的禮教。從南宋的理學董虧起一直到清朝未年,養成了規行矩步,整天反省,唯恐背禮越矩的迂腐頭腦,也養成了口是心非的假道學、偽君子。其次是明清兩代的科舉制度,不僅束縛性靈,也使一部分有心胸有能力的人徘徊于功名利祿與真正修心養性,致知格物的矛盾中(反映于《儒林外史》中)。然而這一類的矛盾也決不像近代西方人的矛盾那麼有害身心。我們的社會進步遲緩,資本主義制度發展若斷若續,封建時代的經濟基礎始終存在,封建時代的道德觀、人生觀、宇宙觀以及一切上層建築,到近百年中還有很大勢力,使我們的精神狀態,思想情形不致如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國家的人那樣混亂、復雜、病態;我們比起歐美人來一方面是落後,一方面也單純,就是說更健全一些。從民族特性,傳統思想,以及經濟制度等等各個方面看,我們和西方人比較之下都有這個雙重性。五四以來,情形急轉直下,西方文化的輸入使我們的頭腦受到極大的騷動,正如“帝國主義的資本主義”的侵入促成我們半封建半資本主義社會的崩潰一樣。我們開始感染到近代西方人的煩惱,幸而時期不久,並且宗教影響在我們思想上並無重大作用西方宗教只影響到買辦階級以及一部分比較落後地區的農民,而且,故雖有現代式的苦悶,並不太尖銳。我們還是也並不深刻有我們老一套的東方思想與東方哲學,作為批判西方文化的尺度。當然以上所說特別是限于解放以前為止的時期。解放以後情形大不相同,暇時再談。但即是解放以前我們一代人的思想情況,你也承受下來了,感染得相當深了。我想你對西方藝術、西方思想、西方社會的反應和批評,骨干里都有我們一代(比你早一代)的思想根源,再加上解放以後新社會給你的理想,使你對西歐的舊社會更有另外一種看法,另外一種感覺。倘能從我這一大段歷史分析不管如何片面來分析你目前的思想感情,也許如何不正確能大大減少你內心苦悶的尖銳程度,使你的矛盾不致影響你身心的健康與平衡,你說是不是?哥哥干 色哥哥 “……他的最偉大的作品既是純粹的游戲(pureplay),也表現感情的和精神的深度,仿佛是同一現實的兩個不可分離的面目。” 不願意把物質的事掛在嘴邊是一件事,不糊里糊涂莫名其妙的丟失錢是另一件事!這是我與你大不相同之處。我也覺得提到阿堵物是俗氣,可是我年輕時母親(你的祖母)對我的零用抓得極緊,加上二十四歲獨立當家,收入不豐;所以比你在經濟上會計算,會籌劃,尤其比你原則性強。當然,這些對你的藝術家氣質不很調和,但也只是對像你這樣的藝術家是如此;精明能干的藝術家也有的是,蕭邦即是一個有名的例子︰他從來不讓出版商剝削,和他們談判條件從不怕煩。你在金錢方面的潔癖,在我們眼中是高尚的節操,在西方拜金世界和吸血世界中卻是任人魚肉的好材料。我不和人爭利,但也絕不肯被人剝削,遇到這種情形不能不爭。這也是我與你不同之處。但你也知道,我爭的還是一個理而不是為錢,爭的是一口氣而不是為的利。在這一點上你和我仍然相像。哥哥去 你對Michelangeli[彌蓋朗琪利]的觀感大有不同,足見你六年來的進步與成熟。同時,“曾經滄海艱為水”,“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也是你意見大變的原因。倫敦畢竟是國際性的樂壇,你這兩年半的逗留不是沒有收獲的。

Would you like to sign up to our eNews to be sent once a month with details of events with British Music? Simply pop in your details below and we will keep in touch!

Sign up for our Newsletter

Find the British Music Society on Facebook

Print Print | Sitemap
? British Music Society. Registered Charity 1043838首頁 網站地圖 sitemap